附体自然 EMBODYING NATURE

“人的身体是人的灵魂最好的图画。” ——维特根斯坦《哲学研究》

我们喜欢旅游景点的自然景观,我们喜欢涉足山野,亲近自然。但是,我们对自然是否真的了解呢?我们这一次的设计的行为艺术,就是要探索人和大自然之间的关系,审试人对大自然的态度。
此次行为艺术名为“附体自然”(EMBODYING NATURE),其总体设计就是把大自然请进艺术馆。大概的做法是这样的:我们想在艺术空间里模拟一个自然的环境,利用现代的多媒体技术设备模拟自然的环境。在表演之前几天,我们去了重庆市外远离人群的野外,裸体地与自然接触,建立互动的关系。随后,我们把这种感觉带回到艺术空间。我们在这种人为制造的“自然”里进一步探索彼此之间的关系。
这一种行为表演将摆脱社会普遍认同的“人和自然”的宏观叙事,为观众提供新的多个思考角度。比如说,在许多文化媒介的表述中,大自然往往是可亲可敬的,浪漫的,温顺的;“附体自然”就是对这种社会性表叙的颠覆。在艺术空间里对大自然进行模拟,很显然是一种“人造”(ARTIFICE)的自然,是假的自然;而人们对自然的普遍认识,其实也是“人造”的,是社会性的虚构。到旅游景点走一圈,人们就认为是接触了大自然,其实不然。大自然远远超出人们对它的社会性想像,大自然可以很美丽,也可以很阴森深沉的。在这一表演中,裸体者身上的的泥土、脏水或者异味,是实实在在的自然的痕迹,来自于自然,却不同于人们对自然的传统想像。表演者试图将一种不同的自然感受传达给观众,将提醒人们重新去审试和理解自然,而不是全然沉浸在“人造”语境的框子里面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这一表演是一种“超然”(TRANSCENDENCE)的体验。
表演者的祼体,反映出人类的自然性和真实性,是一种剥离了“人造”外衣的真实驱体。去除了人的社会性的一面,还原了人自然性的一面。对于大自然,我们能否同样地剥离社会性的外衣,去尝试体会一点大自然的自然性?
与此同时,这一表演也折射出一种历史性和现代性的交叉融合。没有着衣的人体,可以是人类文明社会之前的一种状态,同时也是非常当代的一种言语表达,尤其是置身于的这样的艺术空间内。与此相对,人们对于自然的普遍理解,同样地具有历史性和现代性。
表演者包括艺术家本人和一位本地的艺术家合作者。大自然也被当作是一位艺术的合作者和同谋者看侍。这反映了艺术家对大自然的态度,大自然并不是一位被动的物体等侍人类去修理,而是一个主体,与人类共同平等的存在。
总结来说,这一多层次多媒体的行为艺术表演,就是把人与自然,人与人关系之间的社会性及历史性进行分解和还原。